泡芙app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他马上就要连命都没了,还要他付出什么?

力量是什么东西?力量从来不值得选择。

有什么值得人去重视的——当然是生命啊!

林宇一声嘶吼,眼里布满血丝,用力看着眼前的虫子,压低身子冲了上去。

兰德尔余光瞥见,急道:“快跑!别管我了!”

但是林宇似乎听不见,他的眼睛里只有那只虫子。

那是敌人,必须打败。

虫子听见动静转过头,面向林宇。

林宇手指捏成拳头,正对着它的脸,借势一拳砸下。

他手上没有知觉,也不知道用力多大的力气。但能感受到,拳头击打上去的时候,血液从心脏流向手臂。能感受到血管微微跳动。能感受到拳头下那钢铁般的外壳,在他手指下碎裂、破开。

真正的势如破竹。

蓝天白云开朗少女清新活力写真

竟然一拳打破了虫子的头。

虫子身体歪向一旁,轰然倒地。

林宇急促的呼吸,头被汗水贴在额头。脱力后感到一阵恶心,控制不住跪在地上干呕。

兰德尔躺在地上忘了起来:“……”

林宇指向角落示意:“秦晴。”

兰德尔这才想起,现自己也是四肢软,站不起来,于是爬过去查看秦晴的状况。

秦晴之前撞到头,疼痛一瞬间让他眼前尽黑。四肢也动弹不了。现在缓了缓,能睁开眼。

耳边模糊听见他们的声音,勉力伸出手,对着前面比了个“V”。

兰德尔坐好,看见林宇。

就见他右手手背已经血肉模糊,不自然的下垂。

林宇感受到他的视线,笑了一下道:“脱臼了,投手常见。等找人给我接回去就好。”

三人坐着喘息,休息,调整状态。

心虚慢慢平静下来,兰德尔忽然开始傻笑。

林宇瞥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兰德尔说:“是不是要找药了?”

林宇低下头,辨认正被自己踩在脚下的药盒,叹道:“我觉得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。希望在血流尽之前能找到我们想要的。”

兰德尔觉得坐着屁股被咯得生疼,真的受不了了,挥开了前面一片,跪到平地上,然后慢慢翻找。

不久,外面传来一阵纷沓的脚步声,听着人数不少。

林宇停下动作,皱眉。

这时候来的,很可能就是占领了医院的人。他们或许就住在旁边。

如果他们也是像顾飞那样的人,林宇只有上百句p可以说了。

兰德尔想起柚子说了,他们都是狠角色,叹说:“不知道会横着出去还是斜着出去。其实我可以自己出去。”

不管怎么样,先拿几盒药再说。

他捞了一堆,直接往衣服里面塞。

三人豁出命去打死的虫子,让别人独收渔翁之利?抱歉,林宇真的不能接受。

林宇用左手摸了摸脸:“没关系,我牙口还挺好的。”

左手也是挺好的,怎么说也能带点东西走。

一群人走到门外,打着灯光外面的浅坑,停了一下,然后推开门走进来。

林宇和兰德尔已经挣扎着站起,面

向门口。打眼一看,现来了起码有二十个人。各个手里拿着枪,戒备的对着他们。

为一人看了眼倒在旁边的虫子残骸,又看了看三人的状况,皱眉道:“这是们杀的?们是什么人?”

林宇说:“不是什么人,我们朋友生病了,来找盒消炎药。没想到这里有只虫,跑不掉就杀了。”

跑不掉就杀了,这话说得真霸气。当这玩意儿是菜吗?!

虽然看他们现在的模样,并不像说的那样轻巧,但他们的确是杀了。

对面老大问:“们来了几个人?”

林宇用手指点给他看:“一、二、三。”

“就三个?!”那大佬不敢相信。

兰德尔马上接嘴道:“我们也想多带点人,可惜找不出第四个了。”

对面大佬看了看,又问道:“们用什么杀的?”

林宇晃了晃自己的拳头。

对面大佬阴森笑道:“特么逗我?”

“手榴弹炸过,它头上有裂痕。”林宇说话也很累,言简意赅的说:“这里卡住了不能动,一拳打碎。”

那人走上前来看了一眼,现确实如此,解释合理,也是唯一说得通的。

于是对面数人全都沉默了。

他们这次带过来有好几千人,还有不少热武器,但是都不敢拿那虫子怎么办。

起先也有点害怕,谁也没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厉害的东西。去探查的兄弟门配着枪,现根本打不穿,死了好几个。

好在它似乎很安生的呆在药房里,于是就让它安静的呆着。

今天晚上听到不小的动静,他怕有人不长眼,把那虫子引出来,那住在旁边医院里的他们也要倒霉,于是匆匆带着人过来看看情况。

没想到,这虫子竟然被灭了。

这意味着,这个药房可以被他们重新占领。

大佬沉沉呼出口气:“们说来干什么来着?”

林宇额头青筋暴起。

他们这边三个重伤,说话很废元气,基本是用生命在聊天,对面压根没听在耳朵。

兰德尔知道林宇不想说话了,再次接嘴道:“救一位朋友,她受伤了,我们来找药。”

大佬问:“就是救朋友?们几个又是什么关系?”

“也是朋友。”兰德尔掐指一算,“太好了,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十天!实在是太具有纪念意义了。”

林宇也跟着掐指一算:“过十二点了吗?过了就是十一天。”

“就为了个十天的朋友,们过来送死?”他舔舔嘴唇,停顿一下问道:“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吗?”

林宇同兰德尔“嗯”了一声。

对面众人俱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他们。

林宇:“不管是几天的朋友,想救人就是最大的理由。”

两边人陷入了迷之对视,林宇摸不清对面的态度,对面估计也摸不清他们的态度。

终于,为大佬问:“找什么药?”

“消炎药,退烧药。”林宇松了口气,说道:“顺便,给点伤药或者止血药那就更好了。”

大佬偏头,示意道:“帮他们找。”

身后小弟震惊道:“真给?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

人。”

“不用管他们什么人,讲义气,有胆量,算个人,给。”大佬说,“而且这药房就是他们打下来的,就少几盒药?看他们这剩一点五条命。不给,人干事?”

他这样说了,后面一群人就听话的放下枪,帮着去找药。林宇等人得以多休息一会儿。

林宇说:“谢谢。”

真是不容易。

“不用谢,我们人多势众,剩下的我们抢了,谢我个屁?”大佬朝他走过来道,“手脱臼了?给接上?”

林宇迟疑了一下,递过去道:“谢谢。”

他上手按住林宇的肩膀,手下用力,错位的骨头干脆的接了回去。

林宇甩了甩,现没毛病。

“都是生面孔啊。”他问道:“要不要来我们这里?”

林宇避重就轻道:“我们要先回去,还有人在等,再晚怕脑袋烧傻了。”

他说:“成。如果要来,直接来。我们这里不亏待兄弟。而且有药有医生。”

他看向还躺着不能动的秦晴道:“兄弟?死了没?”

秦晴一直在听,闻言又伸出手,骄傲的比了一个“V”,以表示自己的生命力顽强。

那人拍腿哈哈大笑道:“哟!不错啊!”

林宇说的药,能找到的,他们都给了。顺带又多加了一点别的药,给他们凑了满满一袋子。

大佬将药塞给林宇:“真不过来投靠我们?”

“再想想。”林宇再次说道,“谢谢。”

等三人走出药房的时候,天色已经微亮。

彻夜未眠,加精疲力竭,都处于奄奄一息的边缘。

兰德尔驾着秦晴,林宇抱着一袋子药,三人一深一浅,缓步往自己的车走去。

秦晴虚弱笑道:“不知道夏拉尔多高兴,他们都在等哈,没想到我们真能回去吧?会不会鸣炮欢迎?”

“憋着吧。”林宇说,“少呼吸。”

秦晴:“谋杀啊?”

林宇拍拍他的头:“乖,马上就到了。”

秦晴立马开始痛苦的挣扎。

谁知道那手上沾了多少恶心的东西。

将人和车都放进车里,这辆造型独特的吉普车重新上路。

林宇说:“浪哥,稳点开。真的经不起折腾了。”

兰德尔说:“浪哥也经不起折腾了。”

他腿软胸口疼,几乎就是趴在方向盘上。好在这边道路宽敞,没有行车,他可以随意挥。

风喧嚣的吹。几人定定望着前面,眼里开始有些湿润。

三人从天色微亮的时候出,开了两个多小时。

因为兰德尔精神不大好,所以车缓慢。

开到一半的时候,迎面过来一辆车。

三人都是半睁着眼,没看清楚是谁。

林宇紧张道:“浪哥,慢慢慢,咱们这是一辆连门都没的车。禁不起撞也禁不起碰瓷啊。”

兰德尔觉得自己踩刹车的脚都是颤抖。这大早上的,还在如此偏僻的地方,竟然会有车。

他们小心的靠边线行驶,然后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:“爸——爸!爷——爷!”

三人这才现,居然是夏拉尔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