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上的香蕉什么意思

“报……”

传令兵飞快地来到大帐外:“启禀元帅,极光使者在大营外求见。”

端坐于犀角木大案之后的萧衍,眼中露出一丝异色,道:“擂鼓聚将……再传使者。”

咚咚咚咚!

雄浑厚重的鼓声响起。

部主级的将领,第一时间都齐聚在了帅帐之中。

“带使者。”

萧衍道。

“带使者……”

“带使者……”

一道道号令传下去。

片刻,就看一名约三十多岁的中年人,身着极光帝国的制式‘翎雪明光铠’,步履沉稳,面容坚毅,在无数道钢刀利刃一样的仇恨目光注视之下,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入大帐之中。

粉色甜美少女

“极光帝国虞容若,见过萧衍大帅。”

中年人微微抱拳,算是行礼,不卑不亢。

砰!

“见了我家大帅,还不跪下?”

左翼卫统领楼山关一巴掌拍在身前的桌案上,怒目圆睁,厉声喝道。

虞容若面色平静地看了他一眼,淡淡地道:“我乃是极光帝国将军,不跪北海帝国的元帅,岂不是理所应当?”

“放肆。”

楼山关厉喝。

他对于极光帝国,有着北海军人传统的仇恨心理,锵地一声,抽出了腰间的长剑,剑气流溢,剑光森寒。

帅帐中顿时杀机流转。

气氛急转直下。

虞容若面不改色,淡淡地道:“原来你们北海人的帅帐中,如此尊卑不分吗?主帅还未说话,小小副将,就敢大呼小叫?”

大元帅萧衍摆摆手,示意楼山关座下。

“你来使,所为何事?”

萧衍缓缓地道。

虞容若微微一笑。

他神色坦然,语气真神,缓缓道来。

“两国交战,牺牲的都是普通士兵,从战争开始至今,你我两国已经各有数十万军士,身陨于战场之中,可谓流血千里,白骨遍地,何况这还是在你们北海帝国的土地上厮杀,城郭焚毁,土地焚烧,相信你们也不愿意看到……”

“我家元帅,心怀仁慈,体恤两国士兵,不欲多造杀戮,因此有一个更好的提议,在落星崖之上,进行天人生死战,五局三胜,以决国运……”

“若是北海帝国胜,则我极光帝国立刻退兵,归还阳川行省,若我极光帝国胜

,则你们北海帝国彻底割让阳川行省……不知道萧大元帅,可有此胆魄?”

虞容若说着,掌心一展,拿出了盖着极光帝国人皇玉玺的赤红战书,双手托在胸前:“请萧老元帅过目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天人生死战?”

“呸,阳川行省本来就是我北海帝国的……”

“这是要赌国运吗?”

“呵呵,可笑,想赌国运,拿出诚意,要赌,就把你极光帝国的洛南行省拿来做赌注。”

“拿我北海帝国的行省作为堵住,呸,真有脸说得出。”

帅帐之内,众将顿时都义愤填膺,杀气腾腾地怒视虞容若。

这些将领,可都是百战强者,从死人堆里走过来的铁血之将,一身煞气鬼神惊,部都针对一个人的话,其压力绝非是普通的武道强者可以承受。

但虞容若慨然自若,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。

大元帅萧衍暗中点头称赞。

这个虞容若是个勇士,是个人才。

极光帝国存续时间,远超北海帝国,疆域面积更大,人口也更多,出一些英武骁勇之辈,到也在情理之中。

像是虞容若这样的人物,极光帝国中怕也是不少。

一个存续了数百年的帝国,不管在任何时候,都不可小觑。

“战书,本帅接了。”

萧衍起身,一伸手,将赤红战书凌空摄取到了手中,也不打开看,道:“但这条件,却得重新谈一谈,你且先回去,等我方拟好条件,会派使者,前往星光城再议。”

虞容若淡淡一笑,拱手行礼,转身告辞。

……

……

教皇神帐。

温度适宜,湿度也不错。

教皇大人穿着浴袍,正在用膳。

主帅萧衍到访。

“什么?”

林北辰往嘴里丢了一块果脯,道:“五局三胜的天人生死战?呵呵,是梁静茹给他们的勇气吗?”

梁静茹是谁?

萧衍老元帅愣了愣,硬是没想起这三个字代笔的人物,于是放弃,转而问道:“以教皇冕下高见,此事答应,还是不答应?”

“当然答应。”

林北辰毫不犹豫地道。

这种好事,为什么不答应?

将战可以解决的问题,不需要普通士兵再去厮杀。

每个人都是爹生娘养的。

在有选择的前提下,不应该再有韩不负这样的热血剑士,倒在战场上。

萧衍威严地提醒道提醒道:“教皇冕下,此事不可大意,极光帝国不会不知道天国神战的结果,和京城外的弑神之战的过程,但还敢提出这样的赌约,必定是有所依仗……”

林北辰张开嘴,将倩倩剥好递过来的碧绿葡萄吞进口中,道:“你是说,他们手中还有隐藏的牌?”

萧衍道:“极光帝国第一神射手苏定方,以及羽之神殿的几位大主教,还有教皇,都是不可小觑的天人强者,已经到了星光城。除此之外,据闻还有数位羽之神殿的神眷者,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。”

神眷者?

请神上身吗?

他们想要借助羽箭主君的神灵之力来赢?

林北辰笑了。

这都是他玩剩下的。

何况,神灵的力量,他又不是没见过。

他连千草神这种将1700多万粉丝的神灵真身都斩杀了,而羽箭之神约有9887万的粉丝,按照林北辰不算是浅薄的神道学知识,一次神降最多可以让神眷者获得神灵十分之一的力量,也就是说神眷者最多也才有一千万粉丝的神力……

直接吊打好吗?

NO-CARE!

萧衍又道:“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可能,极光人提出五局三胜,怕是知道教皇冕下您会出手,所以主动放弃了这一局,他们只需要在另外四局之中赢取三局,就可以大获胜。”

林北辰起身,发出标准的反派鬼笑之声,道:“哇哈哈,田忌赛马这种事情,我怎么可能不提防,哈哈哈,萧老爷子,你只管放心去安排,条件提的狠一点,其他的事情,交给我。”

有了林北辰这句话,萧衍算是彻底放心了。

“既如此,那本帅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萧老元帅起身,恭敬地行礼之后,转身离开了大帐。

林北辰突然很郁闷地叹了一口气。

所谓高处不胜寒。

想当初,他不过是一个驰名脑残的时候,还可以与萧老太爷把酒言欢,如今是教皇了,一百多岁的老人家却要对自己毕恭毕敬,怎么说都不行。

幸好那些千娇百媚的少女们,见到自己的时候,不是这个样子。

哇哈哈哈哈。

(?°???°)?。

——–

还有更。

Tags: